催情這件事,植物可指望不上

告子有一個名句,幾乎是盡人皆知。即使不知道的人都在依言踐行,我想你可能已經猜到了,那就是“食色性也”。毫無疑問,“食”和“色”是人類的兩大生物學訴求(如果想探討精神層面的,請聯繫柏拉圖)。前者是為了自身的生存,後者是為了產生後代,也正是為瞭如此,人類才得以延續。
於是,這兩大訴求經常被捆綁在一起。特別是性愛被人類發展成一種娛樂活動之後,如何能刺激感官,就有些人就把目光投向了植物。那這些植物是不能當此重任,推動男歡女愛的偉大工程呢?
百合花是愛情花嗎?
在一部熱播(至少我媳婦天天看)的清宮戲裡,有這麼一個橋段:一個妃子懷孕五個月了,在五個月裡,她的對頭一直送百合花過來。本來,以為劇情會這樣發展——妃子因為百合花粉過敏而流產。結果,編劇編故事的能力顯然是提升了——百合併沒有對這位妃子產生直接影響,倒是加在百合中的靈藥,讓前來探望的皇上把持不住了,然後同房,然後小產,然後就沒有了。那麼,除去這種迷藥的影響,百合花本身是不是也具有催情之效呢?不然為何又常被當做愛情花朵互相饋贈呢?
在西方,百合花向來是純潔的象徵。在描繪聖母的宗教繪畫中,百合花的花蕊都被有意忽略了,要知道這在以寫實風格為基調的西方繪畫中可不多見。在東方的古代典籍中也沒有百合與性愛有關的記載。
那麼中國人用百合象徵愛情,莫非只是為了取此二字討個好彩頭?它的花香會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成分呢,會影響男歡女愛呢?從百合延伸開去,其他花香會不會影響愛侶的結合呢?
經過嚴格的儀器分析,百合香氣的主要成分是芳樟醇和順式羅勒烯,其餘還有一些簡單的酚類和酯類。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人在挑選性伴侶的過程中,氣味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通過氣味,我們會傾向於選擇MHC基因(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和自己差異大的人的作為伴侶(如果女性沒有在服用口服避孕藥的話)。不知香水產業的興旺和這是否有關。就花香的氣味是否會干擾我們對伴侶選擇的判斷過程這個問題跟生化與分子博士軟星星同學討論過,得到的結論是,“花香對MHC的影響未見報導”。
吃下的百合能助興嗎?
如果百合花不能提供男歡女愛的香氛環境,那麼當菜吃的百合會不會有此神效呢?西芹百合,百合銀耳粥可是如今時興的菜品。
百合屬是一個大家族,全屬大約有80種(我國有39種),食用、花用的品種兼而有之。我們通常買到的百合,是經過多種雜交的栽培品種了。在花用百合種,麝香百合(Lilium longiflorum)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香水百合就是它們的後裔。
而菜市場上那些大蒜瓣一樣的百合都不是雜交種,血脈顯得純正一些。但是它們中間混雜了宜興百合(卷丹Lilium lancifolium的栽培品種),川百合(Lilium davidii)及其變種蘭州百合(Lilium davidii var.unicdor ‘cotton’)這三個不同種類。
百合的鱗莖中儲藏著很多澱粉,所以呢,煮熟百合的口感很“面”。當然了,因為有糖分存在,所以還很甜。怎麼描述這種口感呢,就像是切成薄片的紅薯或者山藥。通過化學分析和動物實驗,我們知道,百合中含有秋水仙鹼和一些其他生物鹼,秋水仙鹼片可以用來治療痛風性關節炎的急性發作,但百合中的這些成分,都和催情扯不上什麼關係。
當然,一個男性說他“喜歡百合”時,說的可能壓根就不是植物吧。
淫羊不惑人
除了百合和韭菜(韭菜真是一種壯陽藥?)這些經常出現在我們生活中的植物,還有一些不常見的種子葉片被奉為強力“”。淫羊藿就是其中之一。
不過,淫羊藿這種植物並不稀有。春末夏初的時候,在西南地區的山坡上,只要仔細尋找,就會找到開著粉白色四角小花,葉片邊緣有些“小針”的植物,那就是淫羊藿了。我每次去這些地方的村寨考察,總會被嚮導拉去,一起喝泡好的藥酒。據說,那裡面就放了淫羊藿。只是喝下去之後,我並沒有感覺出太多的異樣。偶爾感到腹中火熱,也無從判斷是因為酒精的刺激,還是淫羊藿在起作用。每次喝完這種泡酒之後,我們還得沿著那條歪歪斜斜的小路,搖搖晃晃的走回駐地。不管怎樣,那些日子,在我身上並沒有發生特別的事情。
據說,吃下這種小蘗科植物的公羊會變得相當衝動,不斷與母羊交配,淫羊藿因此得名。正因為受到這種現象的啟示,古人很早就開始用淫羊藿到兩性功能的治療中去。
淫羊藿的植株。
現代的化學分析發現淫羊藿中有一種叫做淫羊藿苷的成分,曾經有實驗聲稱,向大鼠的陰莖中註射淫羊藿苷可以增加陰莖血壓,另有研究說淫羊藿苷可以通過增加一氧化氮和抑制PDE5讓兔子的陰莖組織放鬆,這和著名的西地那非()的作用機理是類似的。不過從體外實驗來看,淫羊藿苷的藥效是伐地那非(另一種治療男性陰莖勃起功能的藥物)和西地那非的幾百分之一到幾千分之一,而且口服淫羊藿苷的生物活性能有多少也未知。所以淫羊藿苷在美國祇是作為膳食補充劑來售賣的(美國膳食補充劑管理重點是安全,而宣稱的功效是不受到FDA支持的)。不過有意思的是,當年西地那非()申請專利曾經聲稱自己是第一個醫療用PDE5抑製劑來治療男性陰莖勃起功能的藥物,專利審查官把中國古代就開始使用淫羊藿作為反駁這一聲稱的理由。意大利科學家正在研究淫羊藿苷的衍生物,似乎有些希望可以到達和西地那非類似的藥效。
問了一圈女生,似乎大多數人都不同意治療男性陰莖勃起功能的藥物可以算的上“”,不知男生們怎麼看。
肉荳蔻
至於肉荳蔻科的肉荳蔻就是個純粹的異域春藥了。單看長相,這傢伙就充滿了挑逗的慾望——棕褐色的種皮外面,包裹著一層紅色的網狀假種皮。就像給圓乎乎的橡子穿了條紅色網襪。而作為香料的正是這條“紅色網襪”!
當然我國同樣也有荳蔻,經常出現在滷肉或者紅燒菜品之中。這是一種叫荳蔻的薑科植物的果實,它們的長相就很普通了,只是一個個普通的白色圓球,至於氣味與我們熟悉的生薑倒是有幾分相仿。因為荳蔻通常是農曆的二月開花,所以,我們有了“荳蔻年華”這個詞來形容那些含苞待放的少女。
至於肉荳蔻,那就是完全不同的香料了。這種高大肉荳蔻科的植物,生長在東南亞的雨林。在它的原產地,這種香料也一直被當做催情劑來使用。肉荳蔻的假種皮可以起到刺激腸胃,增加食慾的效果,甚至能調動人體的循環系統,升高體溫。至於,關聯到男女之事,恐怕是因為,肉荳蔻中中含有的肉荳蔻醚能夠興奮和致幻作用。要注意的是,這是一種有毒的物質,進食少量即可產生幻覺,並有超越實際的快樂感覺。不過,效用更大的還要屬那粒真正的種子了,因為其中的肉荳蔻醚含量更高。所以,從羅馬時代開始,肉荳蔻種子就成了催情劑的核心原料。
在18世紀的時候,歐洲的紳士們都會隨身攜帶肉荳蔻,以及研磨工具,隨時準備奔赴香閨戰場。只是,肉荳蔻的種子毒性不弱,如果吃下兩粒種子,就可能喪命。估計,因此“陣亡”在香閨之中的紳士也不在少數。
還好,如今的肉荳蔻那層艷麗的假種皮會出現在異域風味的餐點中。而有毒的種仁去為生產工業油脂做貢獻了。
,其實講究的是氛圍
其實我覺得山欖科的神秘果倒更像是一種春藥。對!就是那種可以讓人在酸梅上感覺到甜味的神秘果實。這種果實中的蛋白可以與我們味蕾結合,暫時封閉了對酸味物質的接受器,結果就是,我們嚐到的所有東西都變成甜的了。
這看起來跟性完全不搭界,但是在《水果獵人》中,作者描寫了這樣一件故事:一名近乎赤裸的男子,不顧生命安全,闖入鄰居庭院,只為獲得幾粒神秘果給尚在臥室中等待的妻子,只為享受那種吮吸的快感。連性命都能置於度外,這樣的果子,堪稱“”了。如果看到此處你會心一笑,那說明你明白了催情的真諦。
有些時候,性並非在於內,而在於外。就這麼簡單。
隨文附贈的小貼士
小心百合花粉
作為一種典型的蟲媒花,百合花會產生大量的花粉。因為,有很大一部分花粉都進入了蜜蜂的肚皮。但是,對我們人來說,這些花粉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了。對一些人來說,百合的花粉會引發嚴重的過敏反應,所以,安全的做法就是把那些掛滿花粉的雄蕊摘掉,然後再送給心愛的人吧。在植物學和農學上,我們把這種行為叫做“去雄”。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催情資訊請關注:「催情藥」「」夫妻情趣催情調味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