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狂售催情藥 情人節戲稱什麼?

1 (133)

情人節將至,要感性,《呼嘯山莊》的感人對白“無論我倆的靈魂成分是什麼,本質都是一樣”,獲英國人選為最浪漫的文學名句。若要性感,壯陽藥偉哥的銷售量在情人節大增,以英文字母V開頭的情人節(Valentine“s Day)一字,被戲稱為“偉哥節”(Viagra Day)。
根據Wolter Kluwer Pharma Solutions公司的統計,去年情人節前一周,全美醫師開出19萬9450張偉哥處方箋,超越該年任何一周。去年情人節前一周售出134萬粒藍色小藥丸,比該年銷售量最少、家人團聚的感恩節一周多26%。
壯陽藥通常會在情人節前一周需求量暴增,銷售的藥丸和針劑達290萬個,比平常每周平均多10萬個,其中又以偉哥銷路最好,另外兩種壯陽藥“犀力士”(Cialis)和“樂威壯”(Levitra)緊追在後。
一項尚未發表的研究,詢問疏於性事的夫妻,促使他們最近一次性行為的因素是什麼,絕大多數人的答案都是情人節。小編溫馨提醒:夫妻性冷淡可以試試催情、催情藥、催情劑来助性夫妻性生活。

女性春藥Addyi為什麼賣得很不好?

這個世界對女性需求的關注還是太少,絕大部分人可能知道偉哥(Viagra),但並不了解女性用於催情的女性春藥阿迪依(Addyi)——阿迪依是上個月在美國上市的,有人稱之為女版偉哥。即便有人知道,根據彭博社最近的一份報導,1998年偉哥上市第一個月,大概就有超過50萬男性得到偉哥的處方,也就是開賣頭一個月,50萬男性就開始享受偉哥了;但女性春藥阿迪依在女性市場這片的數字是什麼樣呢?開售前兩週,截至11月6日,獲得女性春藥阿迪依處方的僅227例。
倒不光是需求量的問題,還在於效果問題。根據臨床實驗,大約8%-13%每天服用阿迪依的女性,每個月獲得滿足的性生活也就多了0.5倍,這跟偉哥實在不是一個級別的數字。而且女性春藥阿迪依還有不少副總用,比如吃了以後犯困、頭暈。阿迪依每片是26美元,基本和偉哥的價格差不多,但又不像偉哥那麼有效。另外也只有認證的醫生才能開出這種藥的處方,這部分醫生的數量的確也是很少。
所有這些因素都導致了女性春藥阿迪依的需求量不大。而且可能更重要的是,偉哥解決的問題其實比較簡單,增加某區塊的血液流動,勃起障礙其實就不是問題,而阿迪依是要對性慾產生影響。這兩者解決的問題是兩種情況:其一是某人很想做某事,但是做不了,這比較容易解決;其二是要促使某人想做某事,這顯然在難度上就大多了。這些最終導致女性春藥阿迪依賣不動。

想要了解更多催情藥請關注:台灣催情藥劑催情資訊!!

女性催情藥是如何起效的?

20161028143326

要說女性催情藥與“小藍藥”萬艾可(Viagra)的共同點,一是兩種藥都“與性功能障礙有關”;二是,兩者都屬無心插柳柳成蔭,副作用變成主打功能。
萬艾可最初作為降血壓、治療心絞痛藥在英國進行試驗時,輝瑞公司發現,雖然這藥的降壓效果非常一般,然而報名參與試驗的男性志願者卻與日俱增,甚至可說是洶湧如潮……
還有什麼好說的?讓降壓見鬼去吧,萬艾可成了輝瑞的現金牛。
女性催情藥最早則是德國勃林格殷格翰製藥研發的抗抑鬱藥,然而一到臨床試驗階段,常見的尷尬出現了,這藥的抗抑鬱效果和安慰劑相差無幾,好在東方不亮西方亮,問的問題多了,總能找到差異。患者們交回的反饋問卷中,在“你的性慾如何?”這個問題上,試驗組和安慰劑組的回答有了區別——區別雖微弱,總好過沒區別。勃林格殷格翰首先嘗試申請女性催情藥上市,遭拒後,2010年把這藥賣給了斯普勞特製藥。這家此前無人聽聞、純粹為了推動女性催情藥上市而成立的公司,5年後終於完成了它的使命。
不過,萬艾可和女性催情藥的迥異之處更多。一是,小藍藥主要作用在下半身,小粉藥主要作用在上半身。萬艾可的作用機理,是讓血管舒張,增加流入生殖器的血液。而氟立班絲氨的成功似乎證明了一句話——對女性來說,最重要的性器官是大腦。它的作用機理是通過拮抗大腦中的5-羥色胺受體,影響5-羥色胺(血清素)、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等神經遞質,進而調節大腦的獎賞中樞,釋放被壓抑的“性趣” 。
二是,萬艾可平常不用服,只要在事前預先服用即可。而女性催情藥則需要不間斷服用才能起效。作用於大腦的藥物,比增加血流的藥物要麻煩一點,這倒也好理解。第三個不同點則直接導致了FDA對女性催情藥的猶豫不決,比起萬艾可的藥效,女性催情藥可真是弱多了。
小編溫馨提醒:想要了解更多催情知識請關注:催情劑催情藥資訊!!

女用催情藥市場表現為什麼這麼疲軟

去年8月,斯普勞特制藥公司(Sprout Pharmaceuticals)手裡有了一款新催情藥,迅速俘獲了整個美國的想象力。當時,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剛剛批準了它的藥物Addyi,用來治療女性性欲低下。
深夜秀的笑星們都在拿“催情藥”開玩笑。華爾街的分析師們也推測,大街小巷都將出現暢銷的盛況。臨床試驗階段,女性患者報告每月滿意的性體驗數量增幅雖然很小,但從統計學意義上來說卻很顯著。
斯普勞特公司首席執行官辛迪·懷特黑德(Cindy Whitehead)當時告訴《財富》雜志(Fortune):“這對女性來說真的是一個十分重大的時刻。”
斯普勞特公司獲得FDA批準之后一天,形勢甚至還在繼續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當時,因為在交易方面頭腦精明而成為股市寵兒的制藥公司瓦倫特國際制藥(Valeant Pharmaceuticals International)以10億美元這個令人瞠目結舌的價格收購了斯普勞特,收購價是短短兩個月之前的兩倍。
還有什麼事情可能出岔子?這麼說吧,幾乎是一切。
交易之后幾個星期裡,隨著瓦倫特公司收購較老的催情藥、然后提高售價的商業模式遭到國際范圍內的鄙視,它迅速從投資界的偶像變成了棄兒。此后,它的股價下跌了85%。上周一,瓦倫特遣散了這款催情藥背后的全部銷售力量,同時宣布,計劃在今年重新推出Addyi。截至今年2月,醫生處方開出這款藥物的次數還不到4000次。
針對斯普勞特前員工、分析師、投資人以及幫助把這款藥物帶向市場的醫生們進行的采訪,顯示了收購交易之后的一系列失誤,再加上公司激進的會計實務、不同尋常的商業關系以及狂妄自大所引發的動蕩,到底是如何導致整整一代人最引人遐想的一款新藥脫離了正常的軌道。
債務分析公司Gimme Credit分析師維奇·布萊恩(Vicki Bryan)說,瓦倫特收購斯普勞特最后證明是一個“巨大的敗筆”,“短短幾個月就分崩離析?真的是非常驚人。”
雖然外界情緒樂觀,但Addyi注定不是暢銷貨。它的效力和便捷性一直存在疑問。比如,女性需要每天服用,同時還需要戒酒。盡管如此,如此令人沮喪的銷售業績依然出人意料,同時也凸顯了瓦倫特的麻煩。
瓦倫特接手之后不久,就把Addyi的價格提高了一倍,還計劃通過郵購醫藥公司Philidor Rx Services面向患者展開銷售。但隨后,瓦倫特又宣布與Philidor公司中斷關系,導致這款藥物沒有了經銷商。
瓦倫特與這家醫藥公司的交易目前正面臨聯邦政府的調查,同樣面臨調查的還有它的定價政策。立法委員們描述稱,它的定價政策就是“在搶劫”。
瓦倫特承認,Addyi的銷量沒有達到預期,計劃對這款催情藥增加投入。這家公司同時一直在為自己的定價辯護。
Addyi神話中的一個主角是對沖基金經理威廉·阿克曼(William A. Ackman),他同時也是瓦倫特公司最大的支持者之一。他的基金潘興廣場資產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在瓦倫特公司股價飆升的時候成了它的頭號股東。
阿克曼去年6月、也就是斯普勞特獲得FDA批準之前兩個月還以個人身份買入了這家公司的股權。
一直到最近,阿克曼對瓦倫特首席執行官兼公司戰略總設計師J。邁克爾·皮爾遜(J. Michael Pearson)贊賞有加。但這些天,阿克曼卻在策動公司的變革,同時也在公司董事會為自己謀到了一個席位。上個月,也就是阿克曼暗示瓦倫特的管理層需要做出變化數天之后,這家公司宣布將換掉皮爾遜。
皮爾遜本人拒絕評論。
阿克曼曾經公開談到過瓦倫特,但卻不愿意公開討論自己在斯普勞特的投資。
上周三,阿克曼在與潘興廣場公司投資者的電話會議上表現樂觀。當時,他這麼說起瓦倫特:“我們能夠非常、非常迅速地恢復價值。”
阿克曼的評論之后,瓦倫特股價應聲上揚,但顯然,收回這家公司為了Addyi支付的10億美元還需要一些時間。

女權主義與平等

Addyi也就是科研人員所稱的氟班色林(flibanserin),人們認為,它的工作原理是改變多巴胺和血清素等特定大腦神經遞質的平衡。這一點并沒有發揮作用,但一些初期的臨床試驗的確顯示,女性的性欲確實提升了。
但2010年和2013年,FDA兩次駁回了這款催情藥的這項用途,稱惡心和頭暈等副作用超過了它帶來的益處。臨床試驗中,服用了這種催情藥的女性報告稱,每月滿意的性體驗次數比服用安慰劑的女性差不多多了一次。
但這些質疑并沒有嚇住羅伯特·懷特海德和辛迪·懷特海德這對夫妻檔,正是這夫妻倆成立了斯普勞特公司,并在2012年買下這款藥物。2013年遭到駁回之后,他們發動了一輪激進的游說及公關行動,把這款催情藥能否獲得批準描繪成了一個事關女權主義和平等的問題。
“我只是懷疑,我們對用於治療女性的催情藥設置了更高的門檻,比為男性治療藥物設置的門檻高得多。”為這款藥物鼓與呼的全美消費者聯盟(the National Consumers League)執行董事莎莉·格林伯格(Sally Greenberg)說,“女性和男性一樣,應該獲得許可,讓她們的健康服務供應商自己來決定,是否要承擔這個風險。”
FDA在第三次審核之后終於批準了這款催情藥,同時發布了重要警告。
Addyi必須標示同類警告中最嚴重的“黑框警告”(“black box” warning),聲明該藥物與酒精同時服用會導致血壓下降到危險的水平,或者導致暈厥。醫生、藥劑師需要經過測試之后才能開藥、配藥。
銷售偉哥(Viagra)的限制就少得多。它只需要在性生活之前服用,不像催情藥需要日常服用。而且,雖然偉哥也有可能導致暈眩和惡心等副作用,但卻沒有標示“黑框”警告。
斯普勞特還承諾,18個月之內不會面向公眾直接推銷這款藥物。這家公司稱,相反,它會把焦點放在教育醫生上面,幫助他們了解這款藥物和它治療的癥狀,也就是性欲低下這種紊亂癥。
芝加哥專門研究性健康的婦科醫生勞倫·施特萊徹(Lauren F. Streicher)說,這種多重限制削弱了圍繞這款催情藥獲得批準所帶來的興奮。她說,針對這款催情藥的不當限制嚇跑了女性。她說,“女人們心裡會想,‘天啊,它一定非常不好。’”
盡管碰到了這麼多攔路虎,一些分析師依然預測,數以百萬計的女性還是會服用這種藥。斯普勞特在FDA批準之前就已經組建了一個雄心勃勃的銷售部門。為了找人幫著開工資,他們找來了一些財力雄厚的支持者,包括兩位和瓦倫特公司頗有淵源的華爾街巨頭。
其中之一是旗下管理資產高達450億美元的對沖基金維京全球投資者公司(Viking Global Investors),另外一位就是阿克曼。多年前,他曾經和格林伯格聯手,反對保健品公司康寶萊(Herbalife)。
“我和對沖基金行業的任何人都沒有關系。”格林伯格說,同時還補充稱,她牽線搭橋沒有收過錢,“他或許是我接觸過的唯一一位億萬富翁。”
去年6月,阿克曼個人投資了700萬美元。瓦倫特公司收購斯普勞特公司之后,他的股權翻了一番。
斯普勞特公司六位前員工稱,這筆錢幫助支付了公司兩位全國銷售總監的工資,其中一位在1998年偉哥上市的時候賣過偉哥。斯普勞特還增加了12位區域銷售經理以及近150名銷售代表。這些前員工要麼簽訂過保密協議,要麼擔心曝光身份可能危及自己在這個行業的前途,因此只愿意匿名接受采訪。
此外,斯普勞特還準備了小手冊和其他的市場營銷材料,還招募了醫生擔任Addyi的專家代言人。
斯普勞特還確定了價格,這種催情藥一個月的劑量需要400美元,大約是勃起功能障礙藥物一個月的費用。公司高管們推斷,如果他們的產品價格和男性藥物的價格一樣,保險公司就很難拒絕報銷。果不其然,這種催情藥獲得批準之后,美國最大的保險公司之一Anthem就宣布,將按照400美元的價格報銷這種藥。
如果患者愿意,斯普勞特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風向突變

瓦倫特首席執行官皮爾遜去年10月中旬在一次原本是為了鼓舞銷售團隊士氣的聚會上顯得心不在焉,但這家公司否認了這種描述。當時,醫生們都在聊這款催情藥的好處。患者們也在分享自己的經歷。
但等到皮爾遜登臺的時候,他卻忘記了剛剛還發過言的患者們的名字。據幾位參加過這次大會的前員工稱,他還開玩笑地說,瓦倫特收購Addyi的價格過高。幾分鐘之后,他就離開了會場,雖然他之前還曾經承諾全天都會在場。
兩天之后,關於皮爾遜當天的表現,一個可能的解釋浮出水面。當時,瓦倫特披露,公司已經收到了聯邦檢查機構的傳票,要求它提供涉及公司商業實務的信息,包括藥物的定價決策。
來自別處的壓力也在上升。分析師們當時正在質疑瓦倫特的商業模式。美國國會正在質詢它的定價政策。一家敢於發聲、同時看空瓦倫特股票的投資研究公司還發布了一份報告,批評這家公司的會計實務。
瓦倫特當了投資界這麼多年的寵兒之后,風向突然開始逆轉。
公司前員工稱,與此同時,瓦倫特公司制訂的決策也在損害Addyi。比如,瓦倫特一掌握了這款藥物,馬上就把它的價格翻倍,提高到了800美元。
瓦倫特女發言人勞瑞·李特爾(Laurie Little)說,有財務協助計劃可以幫助沒有買保險的人們。她說,保險公司很有可能能夠獲得折扣,讓這款藥物的價格低於800美元。
事實上,保險公司斷然拒絕。根據斯普勞特股東去年3月發給瓦倫特公司的一封信顯示,醫療福利管理公司CVS/Caremark在這款藥物推出之前幾個星期就已經通知過瓦倫特公司,不會按照800美元的價格報銷這種藥物。
隨著價格成了問題,分銷也成了問題。瓦倫特買斷之前,斯普勞特已經安排了美國最大的藥品分銷商之一Cardinal Health。但公司前員工稱,瓦倫特接手之后卻終止了這份協議,把這項至關重要的任務交給了當時沒有生意的Philidor公司。
眼下,斯普勞特的股東們在致瓦倫特的信中稱,依靠Philidor公司來分銷Addyi是一個關鍵性的錯誤。
斯普勞特前員工們稱,市場營銷戰略的變化導致他們面向醫生推銷這款催情藥的努力變得更復雜了。他們還說,許多標準化的銷售工具都沒用得上,包括墻上海報和小手冊這些基礎的促銷材料。瓦倫特還停掉了一個計劃好的演講項目。按計劃,原本是讓醫生們向同事解釋這款藥物。
瓦倫特的李特爾稱,FDA當時的審查導致推廣材料的發放出現了延誤。她還稱,公司當時正在籌劃一個演講項目。
幾個星期過去了,據幾位前員工稱,銷售團隊的幾位成員開始懷疑,瓦倫特要麼沒興趣、要麼沒能力有效地開展Addyi的銷售工作。臨近2015年底,懷特海德離開公司,銷售代表也開始離開。他們離開后,職位就那麼空著無人填補。眼下,這家公司這個月正在遣散剩下的銷售隊伍。
瓦倫特為Addyi組建的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詹姆斯·西蒙(James A. Simon)說,這家公司似乎已經黔驢技窮。這家公司的經驗在於銷售已經具備成熟市場、年頭較早的藥品,而不是新藥。
“瓦倫特過去沒有自己培育過產品。”2012年至2013年間曾經擔任過斯普勞特公司首席藥品官的西蒙說,“這是一款需要自己培育的產品。”

混亂的市場營銷

憤怒的斯普勞特股東在致瓦倫特的信中要求這家公司對自己的行為作出解釋。斯普勞特股東代表喬納森·席勒(Jonathan D. Schiller)在一份聲明中稱,瓦倫特沒有履行它在與斯普勞特協議中承諾的義務,“損害了斯普勞特股東、瓦倫特自己的股東、債權人以及數以百萬計原本可以享受到Addyi好處的女性們的利益。”
瓦倫特那位女發言人稱,公司愿意根據交易履行自己的義務。
如今,隨著Addyi陷入困境,瓦倫特更大層面的困難有可能制約它對這款藥物的市場營銷行動投入資源的能力。芝加哥那位婦科大夫施特萊徹稱,她只向大約十位患者開出了這款藥物,評價毀譽參半。“我見過許多患者。”她說,“最終,她們并沒有排起長龍來買這種藥。”
另外一些人則稱,Addyi的困境是最好的情況。“它并不是一款非常出色的產品。”當初就反對批準這款藥物的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健康政策專業副教授蘇珊·伍德(Susan F. Wood)說,“我一度很高興,它會成為女性超級暢銷藥的想法沒有變成現實。”
但Addyi早期的倡導者格林伯格并不氣餒。她說,她曾經以為獲得FDA批準可能是主要的障礙,而不是隨后的財務和市場營銷上的混亂。
“我們有幾百萬的女性可能會希望用上這種催情藥,但卻買不到。”她說,“非常令人沮喪。”
小編溫馨提醒您: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必利勁(鹽酸達泊西汀片)治療早洩的療效優點怎麼樣?必利勁哪裡買?必利勁價格如何等其他信息,詳情請到必利勁資訊網。

揭秘:性愛中常用的六類催情藥 男人不可不知

在電視上我們也常看到,很多男性為了得到自己的慾望,都會給女人下催情藥,那性愛中的催情藥都有哪些類別呢?今天就跟小編一起來看下吧。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性的需求也變得多樣化,於是名目繁多的“催情藥”、“助性藥”如雨後春筍般地舖張開來,大致有以下幾類:

一、溫熱補腎的中藥

也就是人們平常所說的”壯陽藥”,如鹿茸、巴戟天、淫羊藿、肉蓯蓉、仙茅、補骨脂、蛇床子、肉桂、鎖陽以及各種動物的鞭(包括睾丸),這類藥物常被製成中成藥,冠以“宮廷秘方”、“皇家秘藏”之類的旗號,號稱可以通過補充腎動力而促進男性生殖器的二次發育,或者延長性交時間,或增加性交頻率,並且以自己是純中藥為由,聲稱絕無任何副作用,是助性又不傷身,甚至可以益壽養生的靈丹妙藥。而大家也普遍存在一種“聞補則喜”的心理,覺得多吃一點“補藥”終歸是好事,沒什麼害處。實則不然,補藥使用不當也是毒藥。
根據祖國醫學理論,這類藥物對於陽氣虛衰的病人,如畏寒舊冷、腰膝酸軟、頭暈目眩、大便稀溏以及男子陽痿、婦女宮寒不孕,可以起到補腎陽、益精髓、強筋骨、牡腰膝的作用,也確實可以興奮性機能。
但在現代社會的生活條件和飲食結構下.真正“陽虛”的病人少之又少。反而是陽盛而陰虛也就是“上火”的大有人在,如煩躁、便秘、尿黃、口舌生瘡等等。
正常人或者陰虛“上火”的人一旦服用了這類藥物,會助火劫陰,造成口臭、失眠、心悸(心律失常)、咽喉腫痛、脫髮、無菌性尿道炎,嚴重者可能引起無菌性前列腺炎:高血壓患者會誘發血壓升高,造成心腦血管意外;長期服用不但無法延年益壽.反而會形成早衰。

二、性激素

如丙酸睾酮、甲基睾丸素、苯丙酸諾龍、己烯雌酚、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等,當然在它的外包裝上會冠以極具挑逗性的名稱甚至淫穢不堪的使用說明。性激素是人體的一種激素,調節生長發育和生殖,維持第二性徵,一般無需外源性補充。只有對於因疾病或外傷引起的性激素不足的病人才可以補充性激素進行替代治療。
揭秘:性愛中常用的六類催情藥 男人不可不知
正常人如果額外攝入性激素,會造成內分泌紊亂,打破機體的平衡狀態。大量使用雌激素可引起子宮內膜出血、卵巢囊腫、膽汁鬱積性黃疸;大量使用雄激素,會造成女子男性化,如痤瘡、多毛、聲音變粗、閉經、乳腺退化,以及肝腎功能損害、心功能衰竭等。

三、麻醉藥《水滸傳》裡孫二娘使的蒙汗藥大概就是此類。

如今除了“傳統”的口服蒙汗藥,還會製成噴霧劑或者藥手帕等,被一些別有用心之人拿來做罪惡之行,一旦服食或者吸入這種藥物過量就會瞬間失去意識,任人擺佈。
麻醉藥是一種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能可逆性地引起意識、感覺和反射消失的藥物,臨床上用來止痛和輔助外科手術。麻醉藥的濃度和藥量調節十分複雜,並且有嚴格的適用範圍。手術時需專業的麻醉師全程操作和監控,一旦發生意外,抑制呼吸中樞,會因呼吸停止而死亡。可想而知,這種藥物如果濫用,後果將是多麼的可怕。
另外,所謂的男性外用延時藥屬於局部麻醉藥的一種行房前塗抹或噴灑在陰莖上,通過陰莖或龜頭的局部麻醉作用降低興奮性從而起到延長性交時間的作用。使用這種藥的後果是造成局部感覺神經的傳導障礙,長此以往勢必彤成永久性器質性陽痿.抱憾終生.可謂得不償失。

四、鎮痛藥及精神藥品

大多數的毒品屬於此類如罌粟鹼、嗎啡、哌替啶(度冷丁)以及“冰毒”(甲基安非他明,即“搖頭丸”的主要成分)等。這類藥物具有興奮中樞神經和致幻作用,服用後會產生幻覺和欣快感,使人極度興奮,常形容為“忘乎所以”、“飄然欲仙”。
以毒品來激發性慾或者提高性交的快感,實在無異於飲鴆止渴。長期服用可造成行為失控、精神病和暴力傾向,過量服用則可造成猝死。有段時間,媒體報導有的人在剛吧上網時喝了一種止咳合劑,並對此藥成癮。這種止咳合劑的成分中含有可待因,可待因的欣快感和成癮性雖弱於嗎啡,但如果大量、長期服用,仍然可以成癮。
五、陰莖增大藥陰莖的尺寸似乎永遠是男人們關注的焦點,於是乎大西洋底的“角燕魚”.南美洲熱帶雨林中的“神秘果”,非洲草原上的“生命草”,統統被商家找來用在男人的命根子上,似乎這方面的“研究成果”和“科技水平”已經遠遠超越了其他醫學領域,成為領跑科學前沿的“生力軍”――其所涉及的研究範圍已經“深入”到了分子生物學、令息生物學、基因遺傳學:拋出了許多炫之又炫的概念,畫出了許多烏托邦似的美好境界。
好像有了它們的存在,男人們的那話兒就變成了孫悟空的金箍棒,想多長就多長想多粗就多粗,還煞有介事地指出,不可過量服用,以免尺寸太大伴侶受不了。鑑於醫學領域裡已經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只好藉用趙本山小品裡的一句台詞:忽悠。
其實這是一個顯而易見的醫學道理,生殖器是人體的一部分.只有在青春期才發育生長。青春期結束後無論你吃多麼“神奇”、“高科技”、昂貴的藥物都不會有任何效果,陰莖的大小由遺傳、營養、環境等因素綜合決定,你所能做的是加強運動.改善陰莖的供血,使它更強硬,更持久,而不是更長更粗,這也就是我們說的叫±陽不如壯身”。
六、“偉哥”
“偉哥”〈Viagra〕學名叫枸櫞酸西地那非.這種藍色的小藥丸在香港上市時被翻譯成“威而剛”.這個名稱比較暖昧,很容易與“金槍不倒丸”、“印度神油”之類的東西混為一談。而國內的譯名是”萬艾可”,並劃歸處方藥。嚴格地說萬艾可不屬於“***”範疇,也就是說它並不能增加你的性慾,也不會增強正常人的性功能,只是對於確實存在ED的患者,在有性刺激的前提下改善陰莖的血液供應而已。它的作用機理是通過抑制磷酸二酯酶5(PDE5〕,而使陰莖海綿體平滑肌鬆弛,血液充盈,使勃起功能障礙患者對性刺激產生自然的勃起反應。如果將它和其他有血管擴張作用的中藥或西藥合用將產生不可預料的危險。
有一個病人,服用萬艾可之後就坐在那兒等,可是一等不來,再等還不來,越等越急,於是懷疑自己買的是假藥,去藥房要求退貨。其實藥物是真的,問題在於使用不當――打個簡單的比喻,氧氣可以助燃,但如果根本沒有火,氧氣是不可能自己燒起來的。
既然是處方藥,萬艾可的使用就有著嚴格的限制,對於心腦血管病、低血壓病、肝功能障礙、遺傳性視網膜病變和有過敏症的人是禁用的。
友情推薦:想要了解男性健康知識請關注:必利勁、催情劑、催情藥!!